剧场各出奇招挺过艰难时刻

时间:2020-07-21 19:10:52阅读:129
添置设备剧场变成直播间,开放台前幕后推出亲子摄影,放露天电影卖冰棍,不能演《樱桃园》干脆卖樱桃……在不能演出的这半年时间里,求生欲满满的剧场人可都没闲着,要么修整设施,要么

      添置设备剧场变成直播间,开放台前幕后推出亲子摄影,放露天电影卖冰棍,不能演《樱桃园》干脆卖樱桃……在不能演出的这半年时间里,求生欲满满的剧场人可都没闲着,要么修整设施,要么加紧练功,有的还开发了不少新技能。

      木偶剧院的录音棚

      拓展盈利新渠道 剧场变身直播间

      中国木偶艺术剧院日前在公众号发布信息称,剧院打造了专业的直播基地,直播团队可以拎包入住,免去传统直播间后期基础搭建环节,又有专业直播团队保驾护航……在直播成为风口的今天,这一消息一发布,还真有不少团队前来咨询,央视动漫集团就打算和他们合作共同做直播活动,陪孩子们过暑假。

      中国木偶艺术剧院董事长赵永庄表示,将剧场变身直播间看似不务正业,其实是因为木偶剧院本身有直播需求,又有云剧场的演出,对外开放也是为了将闲置的空间和设备利用起来。疫情期间,上半年票房收入损失上千万元,开拓新的盈利空间也是企业生存的需求,现在木偶剧院已经打造了六个直播间。

      疫情期间,“直播”也已成为木偶剧院管理者和员工的必修课。从六一到端午节,剧院的云剧场一直颇为热闹。六一的直播,观看人次达到1100多万。端午节期间则推出了在线付费演出,虽然只卖出了两百多张票,但赵永庄依然非常高兴,“赚多赚少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让我们看到了观众对剧场的需求。”

      别看疫情期间不挣钱,木偶剧院还狠下心来花了三百多万元,用来添置直播设备、改造剧场空间,并建起了一个一千多平方米的中国木偶艺术传承体验基地。“虽然受疫情影响,大半年都没有演出,但也给了剧院调整、整修的时间,一直没有时间改造的卫生间也终于重新装修了,我们希望等到剧场开放时,观众能看到让他们耳目一新的剧场。”

      新建的中国木偶艺术传承基地,虽然疫情期间还不能开放,但在将来剧场重新开门时,可以为孩子们带来更丰富的传统艺术体验。“孩子们看完戏以后,还可以来传承基地了解木偶艺术,了解剧院的历史,读懂木偶的秘密,甚至可以和老师学习怎么掌控木偶。”赵永庄说。

      某品牌在中间艺术区拍广告

      台前幕后做影棚 活动策划也能干

      当木偶剧院打造直播间的时候,中间艺术区的工作人员则变身活动策划师、MV导演、剪辑师,剧场则变身影棚……中间艺术区去年上半年的收入是700万元,而今年到目前为止只有一百多万元,就是这七分之一的收入也是大家想尽办法赚来的。

      他们的一部分收入来自场地使用,剧场不开门,就把剧场周围的空间利用起来,工作人员一一拜访客户,介绍中间剧场颇具艺术气质的场地。这样一来,上半年有许多大牌选择在这里拍广告,来这里溜达撞星的几率非常高,井柏然、李云迪、朱亚文都来拍过广告。

      剧场的另一部分收入则来自活动策划和实施。剧场从上到下全体出动,接到了几个企业的庆典活动。虽然技术上经验不足,但是作为艺术区的策划运营团队,他们的策划能力得到了充分发挥。结合疫情,他们给企业推出了年会直播,让一次或许普通的年会带上了独特的时代印记。第一次企业庆典出炉后,因为效果不错,又为他们吸引来第二次企业年会策划。

      最近,中间还推出了亲子摄影的活动,为拍摄开放了天台、舞台、化妆间这些以前不对外开放的空间。亲子摄影的价格并不贵,总经理杨云说,推出这个项目并不是为了赚钱,“因为很多观众和我们联系,希望能够支持我们,办卡也可以,但办了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,我们还是想给大家设计一些有消费需求的产品,同时让剧场和客户之间建立起一个情感链接。”

      疫情不误练功夫 斜杠青年长本领

      在木偶剧院,疫情并没有让演员们闲下来。赵永庄说,没有演出时,剧院演员都投入大量时间去练功。有的在家里练,有的觉得剧院的氛围更好,干脆来剧院练,现场还有老师辅导。原本只有少数几个人掌握的绝活,比如木偶单手飞叉,现在也有不少演员都在学。

      剧院的演员分为三级,以前一级占百分之二十,二级占百分之六十,三级占百分之二十。今年考核时,却发现大家的分数都上去了,达到一级演员标准的有百分之三十,二级也有百分之六十多,只有两个演员是三级。赵永庄非常高兴,“好的演员才能更好地传承木偶艺术,也才能让我们的剧院发展得更好。”

      在中间艺术区,为企业策划、实施年会、庆典,不仅给剧场带来了收入,也让剧场的工作人员都变身斜杠青年,能文能武,身兼多职。

      杨云说,中间艺术区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新挑战的时候也发掘了自己的潜力,掌握了不少新技能,“我们的总经理助理,以前对剪辑只是有所了解,但这次熬了几个通宵摸索着剪出来的片子效果非常不错。”这些以往都是专注于戏剧演出和电影放映的工作人员,如今拍片、录音、修音、直播都能干,还能拍MV。

      日子不好过,但还得继续过,对中间这样的民营艺术机构来说尤其如此。周末的时候,他们会放免费的露天电影,周边的居民都会来看。现场销售的冷饮能有几百元的收入。一年一度的中间科技艺术节今年也不打算中断,甚至还会设计一些跟疫情关系更密切的作品。

      与中间剧场遥遥相对的鼓楼西剧场,上半年卖了四千多斤樱桃,虽然赚不了什么钱,但总算和观众保持着联系,很快他们将启动“生存计划”,将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发放不同类型的会员卡,借此挺过这艰难的时刻。2020年,将成为这些剧场成长历史中的一次考验,也为未来更好的成长埋下种子。

      记者/牛春梅

      相关资讯

      评论

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      --== 选择主题 ==--